当前位置: 主页 > P北生活 >师无不言‧周锦聪:无后的迷思,连根拔起? >

师无不言‧周锦聪:无后的迷思,连根拔起?

2020-07-08 04:22:22 来源:P北生活 浏览:383次

《蛙》是莫言酝酿十多年的长篇小说,小说以第一人称叙事,由剧作家蝌蚪,写给日本作家的四封长信和一部话剧构成,讲述了姑姑——一个乡村妇产科医生的人生经历,用生动细节,展示中国农村60年混乱颠倒、惨无人道的生育政策,也深入剖析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卑微而又丑恶的灵魂。


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的腐败思想荼毒了几代中国人,让多少人深受其害。

莫言的小说《蛙》,则展现了高密东北乡18个村庄的地理特色、朴素的乡风民俗。小说中从文化大革命到计划生育的时代背景,还有中国农村重男轻女等的意识形态背景,让熟悉中国历史的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。万足(蝌蚪)母亲针对姑姑说的话,是一般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:

女人生来是干什幺的?女人归根结底是为了生孩子而来。女人的地位是生孩子生出来的,女人的尊严也是生孩子生出来的,女人的幸福和荣耀也都是生孩子生出来的。一个女人不生孩子是最大的痛苦,一个女人不生孩子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女人,而且,女人不生孩子,心就变硬了,女人不生孩子,老得格外快。

一个已婚的女人,生育就成了她生活的中心:她们不只要生孩子,还得担保“生男孩”——“男孩”才是“后人”。“无后”成了多少夫妻的致命伤,而为人妻子、为人媳妇的女人,一旦不生男,就注定抬不起头来,中国人“子孙满堂”,很多时候是“重男轻女”“求男心切”的反映。

然而,中国共产党为了展现威权政治不可动摇的国家体制,规定生过三个孩子或以上的男人,必须结扎。“对那些符合结扎条件却拒不结扎者,先由大队停止劳动权,如果还不服从,就扣掉口粮。干部抗拒,撤销职务;职工抗拒,开除公职;党员抗拒,开除党籍”。小说中的陈鼻费尽心力让自己的妻子生下孩子之后,得知又是一个女儿的时候,不禁痛苦万分地哀怨:“天绝我也……天绝我也……老陈家五世单传,没想到绝在我的手里。”

万足是军官、党员和干部,育有一女,领取独生子女补助金。太太却不惜“违规”怀孕,大哥二哥都有儿子,唯独他没有,母亲就要他太太无论如何生个男孙。她甚至说:“党职、党务比一个孩子珍贵?有人有世界,没有后人,即使你的官再大,大到毛主席第一你第二,又有什幺意思?”

计划生育固然摧毁无数夫妻“求男”的希望,却不也把“重男轻女”的迷思连根拔起吗?

曾任华小和国中华文老师、教育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。现为师范学院中文讲师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