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Y生活图 >师无不言‧周锦聪:当先进科技遇上落后的古方 >

师无不言‧周锦聪:当先进科技遇上落后的古方

2020-07-08 04:22:21 来源:Y生活图 浏览:680次

《蛙》是莫言酝酿十多年的长篇小说,小说以第一人称叙事,由剧作家蝌蚪,写给日本作家的四封长信和一部话剧构成,讲述了姑姑——一个乡村妇产科医生的人生经历,用生动细节,展示中国农村60年混乱颠倒、惨无人道的生育政策,也深入剖析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卑微而又丑恶的灵魂。


在中国传统封建思想下,“生育计划”所推行的“一子”计划,将造成怎样的社会悲剧呢?

《蛙》透过虚拟的信件,建构并回顾了“计划生育执行时期”大动员的始末与过程。在小说中,计划生育得到忠诚的共产党员——主角万心的全力支持:“计划生育是国家大事,人口不控制,粮食不够吃,衣服不够穿,教育搞不好,人口品质难提高,国家难富强。我万心为国家的计划生育事业,献出这条命,也是值得的。”看,“献出这条命”也在所不惜,简直不逊于士兵抵御强敌的决心。

读者可看出万心和伙伴推行计划生育的这一段历程,“显然是威权政治透过话语、表彰、运动,将节育的行动,塑造成民众为现代化富强国家效力最积极的举措。中国走向规训身体的道路,首先涉及了‘身体的教化性’:只要改变身体的意义,就能让国民对改造运动,有更深刻的认识。”(唐毓丽)在一个具备具体清楚的战略,具有社会行动力的集体前提下,共产党党员对“计划生育”运动的推行,如火如荼,务必要让全民在思想上和身体上彻底改变,建立新的身体惯习。

于是,我们看到万心和小狮子乘搭公社计划生育的专用船,放着毛主席的歌曲展开宣传,重新宣扬新的“身体观”。计划生育是在这种“耳提面命”的情况下,成为民众愤恨又不得不遵从的可怕政策。透过政治动员与大众传媒的效应,逼迫节育的集体运动,刻意将国家的身体(富强的国体)与民众的身体节育有制的身体)合而为一,成为一种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。当有人要求万心对准备“偷生”的孕妇网开一面,她只是冷冷地说:“你知道我们的土政策是怎幺规定的吗?——喝毒药不夺瓶!想上吊给根绳!”

尽管计划生育的宣传以无孔不入的方式传递到民间,“子孙满堂”的观念始终根深蒂固,“重男轻女”的思想也难以斩草除根。东风村张拳的老婆耿秀莲,生了三个女儿之后又怀第四胎,在被计生人员胁持去强行打胎的中途。不料,怀胎五个月的她不顾一切后果,一跃跳入河中,以一个西瓜皮罩在头顶作为掩护,在水中挣扎前行。但她,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,哪斗得过动力无限的船只呢?万心放慢船行的速度,高音喇叭响亮地播放毛主席的教导,计生人员们耐心等待,等待她的觉悟、等待她的疲倦。然而,多高音的宣传都是对牛弹琴。耿秀莲丝毫不肯松弛地游动,直到呼出生命中的最后一口气。

唐毓丽指出:“这一场切割中国传统生育文化的政治宣传中,已扬弃了‘多子多孙好福气’的伦理框架与文化传统,透过话语术,重新建构了一个摆脱粮食恐惧、教育问题的富国强权之新中国的终极愿望。此后,民众的身体,成为迈向富强国家的关键指标。中国国民的存在╱身体,不再只是器官的集合名词,更赋予经济价值与政治作用等具有现代性意义的躯体。”

认真贯彻计划生育,竟然转变为政治暴力。万心这辈子,吃亏就吃在太听话了,太革命了,太忠心了,太认真了!

曾任华小和国中华文老师、教育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。现为师范学院中文讲师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