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B默生活 >30年治癌最难过病人跳楼 谢瑞坤医师:治不好,会让你舒服离开 >

30年治癌最难过病人跳楼 谢瑞坤医师:治不好,会让你舒服离开

2020-06-05 10:11:57 来源:B默生活 浏览:458次

医师顾的不是病,是人

台北荣民总医院出身、也是台北医学大学台北癌症中心、马偕医院癌症中心的前主任,谢瑞坤现在自己在外开了自费治癌永长欣诊所、同时保留马偕的门诊;一手治癌的同时,又担任台湾癌症全人关怀基金会董事长,南北奔波的为医师们上课,找寻关怀病患的最后一哩路。

问到当初为什幺会想走癌症治疗,即便这样大的人生决定,谢瑞坤的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说今天的午餐吃了什幺,「在我那时候,癌症是个内科还没有解决的问题,是个开放的领域,有无尽的可能,我想要做大,想要不断进步,想要有新的思考,所以选择癌症。」

这种不断更新资讯的习惯,一直到现在,都还是谢瑞坤得力的助手,「再好的医师,如果没进步,他也永远卡在原本的那个位置。我能不能给心脏病患最基本的照护?可以,但我没办法提供心脏科最好的、最新的技术,我连去他们的研讨会都听不懂,所以自我更新是非常重要的。」

谢瑞坤说,别人治不好,你别想着自己能治得好,这是妄想,但是别人治得好的,要想着自己是不是有哪里落后,要赶紧追上、跟上,养成追的习惯,也许技术更新太快,没办法一直跟上,还是要跟,这是探索不完的领域。

但影响他愿意持续待在癌症这个位置的,其实是「病人」。「癌症跟其他的病不一样,医师要跟病人很亲密,我在当住院医师的时候,我看到血液肿瘤科的医师、带我的老师花在病人身上的时间很多,一天至少要看同一个人2次,一般来说病人的主治医师一星期才会查一次房的。」

刚开始谢瑞坤也觉得很烦躁,因为住院医师要随时跟在旁边、一次不能漏掉,但是时间久了,他慢慢理解这样做的原因。「他在告诉我,我们要顾的不是病,是人,我们在跟人建立关係。」

我只要让他们好过,自己也好过了

谢瑞坤说,癌症病人的病程变化很快,血癌可能早上还好好的,下午一发烧就马上进入危险,所以一天只看一次真的不够;同样的,病人的心理变化也很快,可能早上心情还不错,下午谁来看过他,或是听到什幺消息,突然就崩溃,谁也不知道。

所以他看到很多医师,因为受到时间限制,没办法、没耐心好好跟病人解释,就丢一句「听我的,你不做这个会死!」病人怎幺可能不慌张?而在医师觉得没办法治的时候,又丢一句「没办法医了,你只能回家等死」给病人,病人怎幺能不愤怒、不绝望?

「病患最讨厌的,是被医师遗弃的感觉,他们很多人经过这幺多治疗,都已经接受死亡、知道可能没办法了,但是他们不能接受被遗弃。」谢瑞坤说,医师都会碰到束手无策的时候,但对任何病人都不应该说「回家等死」、「不做会死」,「让病患觉得你遗弃他,你就是个失败的医生。」

当然要跟病患说出「我没办法了」,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看着病人在自己手上死掉,也是件困难的事,但谢瑞坤表情平静,「这个病人3个月后大概会死,但是你诚实的告诉他,我可能没办法治好你,但我可以让你舒服一些,他们是可以接受的,而在最后的时刻里,他们真的愉快的走完一生,自己的心里,也会是舒坦的。」

有些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事情,会伤害对方

只是这些领悟,都是用多年的经验堆叠出来的。

谢瑞坤在早年的时候,曾经为一个摄护腺癌的老荣民看诊,详细的告诉他现在的状况不是很乐观,老荣民没说什幺就回去了;结果下星期对方的女儿过来,说老荣民回去后隔天,就跑到医院最顶楼,跳楼了。

「他女儿没有怪我的意思,但我还是很震撼,医师永远要诚实,但是诚实有很多种做法,或许是什幺没有注意到的点,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的点,伤害到了对方。」

治癌30年来,就这幺一个病人是自杀走的,谢瑞坤无奈笑了一下,「很难忘记。」

后来谢瑞坤不断调整自己的做法,即便医师是专业的、需要病人信任的,但有些界线还是没办法跨越。有些人不愿意告诉家人自己的病情,有些人心理承受不住这幺多的资讯,就算医师要诚实,要提供足够的资讯,让病人有平等的资讯地位可以跟医师讨论、下决定,也不能要求他们一次到位。

「讲话的时候,要看着病人讲,不要盯着电脑讲出你分析的结果,你不抬头,永远不会想到『病人』。」谢瑞坤说,他现在多半用3次来讲病情,给病人接受的时间,因为不尊重病人,只是製造冲突,就算最后病人一样听从医师的建议,但是「一样的结果,不一样的心情」。

当然刚开始会非常累,因为要花很多时间跟病人沟通,要学会拐弯抹角的说实话,甚至是说一样「残酷」的话,也就是「我治不好你」。但谢瑞坤说,随着你跟这个病人有了更多的了解、观察,你会知道什幺该讲,要怎幺讲,有些医师可能为了安慰病人,就说「我一定可以把你治好」,但不应该给病人错误的希望期待。

对于谢瑞坤来说,病人是可以接受坏情况的,只是这种转折需要一点心理建设,需要缓慢进行,「我尽力而为,即便结果不好,还是坦然。」

所以我为什幺要开自费诊所?

给病人的「时间」在一般的医院里,只能在营运的压力下被压缩,「台湾不是医师不好,是时间太少,对患者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,他们觉得自己没有选择权。」谢瑞坤说,自费的治癌,就是想提供病人在别的地方拿不到的东西,也是必须提供给病人的东西。

「除了时间之外,还有更好的医疗、整合的医疗,从治疗技术、照顾、心理支持、陪伴、安宁疗护等等,这里不能是一个手上有最新的技术,却不会使用的地方,或是拥有更新的技术,却对病患一点疗效、一点帮助都没有的地方,所以不是要求病人付钱买器材、买医疗这幺简单。」

而且诊所比一般医院更有优势的地方是,诊所可以更自由的替病人选择更好的部分。谢瑞坤说,通常病人在一家医院做治疗,只会待在同一家医院,「也许这家医院开刀很厉害,但其他地方可能不是最好的,可是即便他们某些环节不够好,也不会、不能跟其他家医院合作。」

但是来诊所的病患,谢瑞坤评估可以用健保有负担的治疗就好,就会将病患转到马偕医院,一样由他看诊;而留在自费诊所的患者,需要非健保的药物、需要开刀、需要放射线治疗、需要不同种类的连结,他都可以联络自己认识的人脉,安排转院、接受治疗。「我们像是一个桥樑,医院可以由我们串联起来,给病患最需要、最好的。」

而这之中,最重要的灵魂,就是医师。

「有些患者来的时候,哭着说之前治疗的那家医院让他好痛,因为医师想赶快治好、不想管副作用跟症状,这样病患当然不信任医师,所以我会先帮他止痛,告诉他,『不管什幺事情都可以找我,我能够帮忙的,儘量帮忙解决』,这时信任感就产生了,我们才有下一步可以做。」

谢瑞坤说,其实很多人都忘记了,在治疗过程中,最重要的不是找寻有名气的医师,而是找一个愿意听你讲话的医师,「不愿意听你讲话,多有名都没用,因为他根本不会处理你想要处理的问题。」

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,陪伴的,也是医师。「不是护理人员,是医师,给病人信心、给病人平静的是医师,病人终究要死,做到让他相信你,让他处理好最后的事情,平静的离开,医师的任务,就在这里。」

延伸阅读

胰脏癌新手妈妈 每天吃一盒止痛药 不捨2岁爱女勇敢抗癌

不菸不酒、运动养生却得肺癌!2个患者的告白:压力才是疾病根源

「你不要死在日本!」其他人放弃的乳癌晚期患者,HITV把她救回来

扎根东台湾做癌症筛检 花莲慈院副院长许文林获医疗奉献奖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